保卫武汉“菜篮子”的平凡力量

时间:2020-02-21 14:24:30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  “市民总要吃菜,‘菜篮子’的重要性我们知道,所以才一直开着没关。”

  “只要批发价格涨得不多,损失部分就自己承担了。”

  疫情发生后,很多爱心车队联系街道,主动承担采购配送的任务。

  ----------------

  大年初二,邱昌西开着载满湖蒿的卡车上路了,目的地是距离家200多公里的武汉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,这里武汉最大的“菜篮子”。

  从大年初二到现在,邱昌西帮村里的菜农卖了50多车湖蒿,没收他们一分钱。“村里的老乡对我好,信任我,才把菜交给我卖,这时候怎么能收钱?”

  此时此刻,武汉“封城”已近一月,市民各种生活物资的供应仍有些紧张。邱昌西说,自己其实没考虑太多,他只知道城里需要蔬菜,农户也需要把菜销售出去。

  疫情最严峻的时刻也没停业

  黄石市的宝塔村是湖北小有名气的村庄,村里种植的宝塔湖蒿是周边知名的特产。每年春节前后,是宝塔村蒿农们最忙碌、也是最幸福的时刻。万亩湖蒿基地一片绿油油,田间地头到处是一片繁忙景象,蒿农们正加紧抢收湖蒿。

  邱昌西的家就在这儿,往年这个时候,他忙得不亦乐乎。一车车的湖蒿从宝塔村装车运往各地,他负责武汉区域的售卖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村里封路,邱昌西原本打算待在家里。可是,田里的湖蒿一茬茬长,蒿农们仍在一茬茬割,“老乡们说,烂在地里舍不得,城里人没得吃”。

  邱昌西最终决定去卖菜。白沙洲大市场一直处于开业状态,即使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市场也未中断营业。市场蔬菜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为保障疫情期间供应,市场组织、号召蔬菜商行老板,积极组织云南、海南、山东等地区的货源到汉,确保市场蔬菜供应充足及品种丰富。目前,蔬菜区开业数量在150户左右,占蔬菜区的2/3。

  刘成志是白沙洲市场坚持开业的商户,一车车从海南拉来的青椒、山东拉来的胡萝卜都在他的商行售卖。疫情发生后,他也动过关门的念头,“谁不怕呀,之前我们这就确诊了9例”。

  “封城”后,武汉很快就关闭了二级菜场、封闭了小区。菜市场原来是“菜篮子”工程中的重要一环,菜贩子到批发市场采购后再进行零售,供应链顺畅。骤然关闭了,菜贩子无以为继,批发商也失去了固定的客源。

  “现在蔬菜价格稳定,甚至批发价格有所下降。”一对前来采购的夫妇告诉记者,但是疫情让他们没敢继续采购,只是隔几天来市场了解蔬菜价格行情,武汉市开业的菜市场现在以大型商超为主,他们的零售业务已经停止。

  “这些天来批发蔬菜的没一个熟客。”邱昌西说,因为这个原因,蔬菜的批发价也受到影响。拿湖蒿举例,正常年份能卖到每斤7元,而现在批发价在每斤1.75-3.5元之间,“成本都抹不平,基本是卖一斤亏一斤。”

  市场动员他们保供应,批发商们也理解,所以都在坚持。“市民总要吃菜,‘菜篮子’的重要性我们知道,所以才一直开着没关。”刘成志说,还有商行里那些回不去的工人,都要发工钱,“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来工作,你得对得起他们”。至于疫情,“别想了,尽量保护好自己就行”。

  吃点亏也不涨价

  每天早上7点左右,刘国超就到白沙洲大市场了,他手里拿着张硬纸板,上面写满了各种蔬菜的价格。

  刘国超在汉口经营一家生鲜超市,菜场关闭后,超市成了保供给的重要环节。响应政府的号召,他和周边几个小区都签订了相关协议,负责小区的蔬菜配送。“从没有这么累过。”他说,“每天基本只睡3个小时,早上起来眼睛都是花的。”

  刘国超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确认第二天要购买的蔬菜种类和分量,硬纸板成了他随身携带的标配,上面涂涂改改,用不同的颜色标注。以前,蔬菜的种类和价格都在他脑子里,做了几十年的生意,他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记忆力。

  然而,有一次配送时他却出了错。“小区打电话来的时候我自己都不信”,他叹了口气,平均每天要配送一两吨蔬菜到各个小区,脑子实在转不过来,只能写下来记清楚。

  刘国超现在最头疼的就是菜价的变动,疫情期间,一些蔬菜的价格几乎每天都在变动。他和批发商讨价还价,“也不是为自己,就觉得现在大家都不容易,能少赚点就少赚点”。只要批发价格涨得不多,损失部分刘国超就自己承担了。比如胡萝卜,之前批发价格是每公斤3元左右,他卖4元;现在涨到每公斤6元,他还是卖4元。

  “社区里很多老人对菜价很敏感,你的价格高了,他们可能就不买了。小区和我们签协议也是信任我们,只要不多,亏就亏点了。”刘国超说。

  和刘国超一起来进货的员工说,这段时间,这个“精明”的老板变得不那么爱计较了,小区居民常在微信群里对他们道谢。家住三五公里之外的居民也来他们这儿买菜。

   “我们的生活会回来的”

  白沙洲大市场里原来相熟的菜贩子少了,多了很多生面孔,生面孔来多了,也就成了熟人,比如那些贴着“社区保障”标识的车最近就经常来。

  姜国辉是这些车队司机的一员,他原来是名网约车司机,现在专门负责给社区送菜。早上8点半左右,他会准时收到公司给的配送名单,一次30户,名单上写着他们需要的菜品。采购、配送、再采购……一直忙到天黑。

  公司刚组建爱心车队的时候,姜国辉就报了名,工作时间、报酬什么都没问,只想出点力。第二天,他穿着自己好不容易弄到的防护服、戴上口罩就去白沙洲大市场了。

  “刚开始看到这些人的时候觉得还挺另类。”邱昌西说,看到他们包裹得这么严实,以为是来检查的。市场里大部分批发商和菜贩子都只戴口罩,突然看到穿防护服的不免多看了几眼,后来发现他们是来采购的,而且每天都来,跟他们一来二去多聊了几句,大家也就相熟了。

  爱心车队给不少社区的保供给帮了大忙。很多社区附近并没有成规模的超市,社区人手紧张,采购力量就显得捉襟见肘。疫情发生后,很多爱心车队联系了街道,主动承担采购配送的任务,缓解了社区很大压力。

  战疫期间,很多人作出了牺牲,很多人还在坚持,大家都希望疫情赶紧过去。等疫情结束,刘国超说,他只想好好睡一个饱觉。刘成志想给自己和工人们放个假,出去走走。邱昌西想回家看看,大年初二出来后,他就没回过家,家人打电话说想他。“快了,快熬出头了,我们的生活会回来的。”他说。(记者张均斌)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